愿在文海葬,不随逐波流。
原创文学。
换了头像,我还是我。
司徒晴枫/了叹/都是我

乱中品真性
本人男,欣赏女

記憶斑斕過溫柔的樣子
如你的美眸,羞紅的相思
一彎清愁邂逅了夜晚
隨著點點而下的星辰
閃落的是動人的心弦嗎
為何我總能聽到它的跳動
宛如羞澀的少女
溫柔的一江水波瀾起伏
窗外無憂的世界,和絃与風
只把時間勾勒成美麗的新娘
悠然而嚮往,卻又總是充滿想像
人世間的情懷,簾影波瀾盪漾
在湖畔映著看不透的星辰
她們曾佈滿黃昏
而黃昏留戀過一位少女
如雪潔白,單純
我不想把時間看的多麼透徹
月有多麼潔白,風真的在無憂無慮盪漾
誰又在腦海中勾畫一副景象
橋頭依舊,孤月悲傷
一紙漣漪,蕩盡嚮往
浮沉猶把色彩塗抹心房
舊日倒影逐漸消散
且如夢,醉一場
2018年7月24日22:10
窗簾與風/天外閣文聿

评论
热度(2)
© 天外阁文聿 | Powered by LOFTER